這幾天看到朋友分享的一件事情,我嚇了一大跳,原本以為這會事件大事,將會引起一個大波瀾,結果真正討論這件事情的人,並不多。(個人猜想,是因為這個議題太大了,大到無法討論)

事情大概是這樣:(轉自臉書張志華

台灣健保引發醫療崩壞,在各大急診室上演了。

甲急診室:中風病人坐輪椅等住院。
乙急診室:心肌梗塞病人在輪椅上電擊。
乙急診室:插了呼吸管(endo)的病人坐輪椅等住院。
丙急診室:已簽署DNR病人坐在輪椅往生了。
因各大醫院ICU幾乎全滿,急診醫護上班忙於打電話聯絡轉院。

這都發生在台灣,還有比這更誇張的事嗎?
 

(DoNotResuscitate)是「不施行心肺復甦術」

看到這一則動態,最讓我驚訝的是丙急診室,想必當時的情況,急診一定又是人滿為患,連醫療人員也無能為力。

畢竟沒床(急診病人量多、而醫院因為醫療人力不足,減少病床;需要住院的人數過多、或其他原因,反正就是病人上不去)也不是現場的醫療人員就能解決的問題,如果有床位,我相信醫療人員一定會推床給那幾位病人躺。

這篇文章,我畢竟不是醫管、或急診專業領域的人,所以也就不針對沒床、醫療崩壞來談論了。

我想講的是關於安寧療護

雖然離開臨床兩三年,自己有些觀念舊了,也有可能我以為的,早就不符合時代,但這兩天一直想著這件事情,總覺得想說點什麼。

 

還記得某次我被家屬通知,他們覺得病人情況不對,所以正要送病人到急診室。

急診室的醫師一看到我,第一句話就是:「你們安寧的病人,都簽DNR了,來急診幹嘛?」

我先去看完病人,之後和醫師討論一下,病人雖然簽了DNR,但他現在因為肝昏迷、呼吸喘,家屬不曉得要怎麼照顧,一時驚慌就把病人送到急診,既然來了,家屬也真的沒辦法在家照顧,那麼就先幫忙緩解病人的不舒服吧!於是我們針對了疼痛、呼吸喘、肝昏迷三樣在急診處置,同時也聯絡安排病人住院。

當時的我,才三十出頭,雖然讀了一大堆相關書籍、上了一拖拉庫的課,但還是沒辦法完整的表達安寧理念,其實我那時候,應該要說:

「簽了DNR的病人,只是不做心肺復甦術,如果對病人有幫助,該做的醫療處置,還是要做的。」

所謂該做、對病人有幫助的處置,每個病人情況都不同,每個決定的當下,要考量的因素很多。

例如:

病人出現瀕死症狀,已經四五天沒吃東西了,該不該打點滴?這時候我們要考量的,可能是點滴的水份對病人而言,是幫助還是傷害?

多器官轉移的腦癌病人,腦部放射線治療的劑量,該如何調整為緩解症狀、增加生活品質而非以治癒為目標。

每個當下,每個病人的考量都不一樣;相同的是,對生命的尊重,一顆用虔敬的心去做每次的臨床判斷。

 

好了,話講了那麼多,好像有點離題。

看到病人因為「已簽署DNR,而在輪椅上死亡」心揪了一下;這件事情,好像不是只有急診爆滿、沒床那麼簡單。

死亡,一直是人生的大事,記得在「深河」一書裡面看過,印度人會為了在聖河死亡,而拖著衰老的病體一步步的往恆河走去,有時,還沒走到恆河,就已經倒下去了,傳教士就這樣,背起一個又一個人,帶他們到恆河旁躺下。

看過好多報導,不論再怎麼克難的難民營,死者至少是躺著的。

傷心的想:面對死亡,病人身體受著極大的痛苦,坐著,真的好折磨。

 

但清清楚楚知道醫療崩壞的進行式,深不見底的我,實在無法、也不忍心苛責任何一個人;

因為,沒有人希望事情變成這樣。

我相信(傻傻的相信)在急診求治的每個病人,都是身體不舒服,需要病床;

也了解,醫療人員面對病人面在旦夕,卻沒辦法變出任何一張床的無奈;

更能感受到,看著自己心愛的家人,坐在輪椅上,喘著氣的家屬,是有多麼的心痛。

 

除了安靜的在深夜寫下這篇文章,默默的留下兩行淚,我好像什麼也不能做,什麼也改變不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