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年多,一直為了某件人際關係而感到困擾,因為我曾經很喜歡那個人、感謝那個人並把那個人視為我在這邊的第一個朋友,重要的朋友,所以打從心底,就努力的希望可以維持這段友誼。

人就是賤,那時候的我已經知道一些在我背後發生事情了,我還是努力的向那個人伸出手討好他,期待他可以了解我有多麼重視我們之間的友誼,一直到後來事情失控,才發現到這一切再也回不去了,所有美好的可能,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幻想。

那時候的我孤立、無援,早就知道事有膝翹了,陸陸續續也聽到許多流言,但在知道事情失控的那一瞬間,自己還是沒辦法好好處理情緒,剛好當時一個關心我的朋友出現,我把他當成浮木一樣的緊抓著不放,把好多我的情緒、憤怒都倒在他身上;事後想想,覺得這樣子的行為,對那位浮木朋友真的很不公平。

後來又覺得這樣也不是辦法,所以決定不去想那些,可是我忘記先處理自己的情緒,於是整個人變的好不協調。

這個不協調,自己也有感覺,卻搞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,太混亂了,當時正好那時看一本書「簡單父母經」,裏面寫到簡化的力量,於是我想:「也許我也需要讓自己簡化一下,沉澱一下」暫時先關注在家庭就好,所以在臉書寫了個小宣告,表示先離開社交生活,專注在家庭。

實際上,我根本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的情緒,只是告訴自己:「不要再想了」

不停的幫自己洗腦「他很可愛,我其實很喜歡他」,即使到現在,我依舊覺得他是個可愛的人;可是在還沒有照顧好自己的時候,強迫自己隔離感覺去愛對方,這樣的身心分離,造成了身體很大的不舒服;我開始不停的長針眼、濕疹(身體是誠實的)

慢慢的,我減少和那個人有交集的機會,一直到這半年,幾乎不會在碰到那個人,奇妙的是針眼、濕疹也不藥而癒....

上個月的某天,得知那個星期天有機會會遇到那個人,自認為這樣的相遇很ok,也沒多想;結果濕疹就開始癢起來,到了星期五晚上,針眼也冒出小小的頭了,那時候的我還沒想到這耶關連性。

到了星期天我遇到那個人,才知道自己的情緒是如此容易被翻起來,不知所措的我,快閃離開。

回到家我才瞭解自己還有那麼多情緒,還那麼痛....

也是啦

一個人孤零零的在異鄉,頂著大肚子,一個人也不認識,一個朋友也沒有的情況下,整理新家、認識環境、堅強的生小孩,照顧孩子;找不到幫手,即使乳腺炎發高燒,也只能自己抱著寶寶撐下去,那樣脆弱的我,需要的是被關心;

而我卻在最軟弱的時候,被流言蜚語傳成我有精神疾病,然後完全找不到援手,獨自面對外界異樣的眼光(是的,連我完全不認識的人,都被誤導了)這樣的身、心、靈極大的痛苦,我需要的是安慰,不是自欺欺人的不准自己悲傷、哭泣。

自己不是白痴沒感覺,我有看到某些人藏不住對我的厭惡,最可怕的是,那個人的好朋友毫不掩飾的厭惡我,而我們....連一句話也沒講過,他們用耳朵認識我,把頭轉開,眼睛閉上;這一年多,自己也不停的拿熱臉貼許多冷屁股,大家真的當我聽不懂婉拒嘛?

我聽得懂的....

只是我需要朋友呀!!!!!

我以為多幾次接觸,總有人會看到真實的我。

這樣子過了快一年多,當然痛

 

可惜上個月我還是沒看懂自己有多受傷(不肯看),一整個星期我努力的建設自己,讓自己樂觀正向的找方法,繼續當個小太陽。

想當然爾,濕疹、針眼越來越嚴重,而且還莫名其妙的重感冒,真的體會到身體是誠實的,人沒有辦法欺騙自己的身體。

後來跟美陵約頌砵治療,談起"自己知道這次濕疹、針眼的起因,但我一直沒辦法做到。"

美陵回答我:「既然做不到,就接受自己做不到這件事吧!」

那一晚,我為了這句話,留了好多眼淚...

「是呀!就接受自己做不到吧,為什麼我沒辦法接受呢?就接受自己真的沒辦法做到吧!」

當晚針眼就消失了。

然而濕疹還是不停的發作,擦了好多類固醇也沒辦法完全好,頂多讓它不再惡化而已。

 

上星期,看到一段話「我不會吞嚥這種委屈,這是我該吞嚥的嗎?我需要感覺被誤解了用意,且被論斷,還微笑謝謝嗎?這才是偽善。」

我突然醒覺到:「原來自己一直在做偽善表面」

看著看著,覺得整個人被震撼,是一種喜悅的撼動。

一直以來我學習、表現的是一種很偽善的形象,莫名其妙被打了還要說謝謝,道歉。

當媽媽之後,深深感覺到自己這樣孬種的個性,是傷害孩子的,為了善良的形象,委屈了自己、也保護不了孩子。

謝謝分享這句話的人,讓我體驗到,人可以(應該)真實的做自己,這是尊重自己最基本的。

決定要開始做出身教「尊重別人的同時,要先尊重自己,好好照顧自己」

自重者,人恆重之。

如果連自己都不尊重自己了,還有誰願意尊重妳?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