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熱血立法院反黑箱服貿的抗議,一方面為這些年輕人感到驕傲,一方面也擔心網路上說的種種暴力、抹黑行為會發生。

昨天晚上,衝進行政院的學生被強制驅離了

今天看到不少評論,評論警察的、評論抗議學生的、評論媒體的。

我的朋友中,有不少支持服貿的,也有許多反服貿或反黑箱,因為關注這個議題,但又懂得太少,所以我幾乎每一篇都會看,怕自己偏頗失去客觀角度;每個人講的,都有他的道理,看到最後,決定相信自己的想法,支持反黑箱、反服貿,支持理性靜坐表達訴求。

我想每個團體,只要人多了,就會參雜鴿派或鷹派的人,這是很正常的比例分配,每個人都有鴿派、鷹派的成分,只是多少的問題,人多了,總會有極端出現。

所以殺紅眼的警察,破壞東西的學生,我並不把他們視為整個團體的動力。

不過看著批評警察武力,或是批評衝進去行政院搗蛋的學生,雖然覺得他們做錯事情了,但一方面又心疼,到底是什麼樣的背景,讓他們變成今天這樣子的行為?

想著各種可能,心疼又難過...

我猜想,如果我在那些背景下長大,是不是也會變成那樣呢?

 

今天老爺休三天假,剛好訂到火車票、旅館(原本昨天老爺下夜班就要衝,無奈訂不到車票)我們一家三口從玉里搭火車上臺北,打算去立法院靜坐。

在火車上,我一直思考:「為什麼要帶小帶福去呢?」

畢竟自己已經決定讓小帶福走華德福教育系統了,以華德福的觀點來看,兩歲的天使寶寶,不適合出現在這種場合。

為什麼我還帶小帶福來呢?

 

想了好久,覺得有一部分是為了要填補自己過去沒學到的東西:

我沒學到要怎樣好好表達自己的立場,怎樣生氣。

所以當我委屈的時候,總覺得沒有人會聽我說,然後就開始自己生悶氣;以前的我,不認為自己講話有人願意聽,所以總是一頭悶住,然後直接爆炸。

我想要看到(知道)其實我們的聲音是有人願意聽的,前提是要好好講,願意講。(我繼續相信政府會把訴求的聲音聽進去的)

 

也曉得小帶福現在還不懂這些(我沒跟他解釋理由、原因)也不打算現在讓他懂,只知道現在生活的點點滴滴,終究會化成生命中的養分,灌溉他的靈魂,至於他最後會長成什麼樣?我也不知道。

我會儘一切努力,讓他可以曬到太陽,平安、快樂的長大。

 

補充說明:

整件事情,我並沒有跟他解釋,他在那邊開心的看著發蘋果、香蕉的哥哥姊姊,也要了一顆蘋果和一根香蕉當禮物;然後打瞌睡、玩玩具。

也許有一天他會問起,也許不會;而我會告訴他:「我們和一群人一起參加一個活動,把自己的意見表達出來的活動。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