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體不舒服一陣子了,吃不下、噁心、腰酸腹痛,頻尿睡不好,怎麼看都是因為懷孕第三期的影響...

一直到前天,實在是痛的受不了,明顯的右後腰痛,而且不停的拉肚子、嘔吐、冒汗發冷,吃了止痛藥也沒辦法緩解,只好去醫院看看...

醫生先幫我打了一針止痙攣的針(Buscopan)驗尿、做腎臟超音波,驗尿出來有小便發炎、血尿(潛血3+、紅血球>100),腎臟超音波發現嚴重的腎臟水腫 (Hydronephrosis),因為我看的醫院沒有泌尿科醫師,婦產科醫師傾向保守治療,可是我吃止痛藥、打針根本都沒有緩解不舒服的感覺...而且驗血報告出來,已經有發炎情形了;

跟醫生、老爺討論的結果,鎮上的另一家醫院今天有泌尿科醫師,決定帶報告去另一家醫院看看。

到了另一家醫院,泌尿科醫師做完超音波評估:因為懷孕,沒辦法做X光檢查,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結石阻塞,不過看所有的檢查結果,如果不處理腎臟水腫,很快的就會變成急性腎盂腎炎(APN)那時候就需要住院打抗生素了。

建議:

1.放胸腹腔穿刺放液的引流管(pig-tail)

2.直接用膀胱鏡放雙J導管Double-J ,優點:不需要麻醉,人是清醒的,放完如果沒問題,就可以回家;缺點:有可能放置失敗。

3.進手術房,半身麻醉(脊椎麻醉)之後再用膀胱鏡放雙J導管,不過需要平躺八小時。

由於隔天老爺還要上班,加上小帶福在鄰居家(鄰居自己也有兩個小孩),我想早點出院,不想留在醫院,也怕麻醉太多藥物,對小樂福不好(雖然知道他們一定會用不傷胎兒的藥物)

就這樣,白痴的為母則強行動開始

我選了:先清醒的放雙J導管,如果真的不幸失敗,再半身麻醉放;由於一整天都沒吃東西,已經符合麻醉條件了,當下醫生先安排晚上七點先進手術室放放看、也聯絡麻醉醫師把七點半的時段空出來,以備不時之需。

而且我希望可以早點出院,如果住院的話,至少要等到隔天早上九點才出院,於是決定「假如不幸要進手術室麻醉」術後我還是回急診室就好,等沒問題就辦出院。

 

醫生安排進手術室放導管,「以免失敗還要換地方」,進了手術室,一開始我還蠻鎮定的,東看西看,心裏禱告禱告,一直到我的內褲被脫下來之後,才覺得.....

天呀!我....我.....這時候才發現:「原來生小孩不會把羞恥心生掉」,嗚嗚嗚

腦袋開始轉個不停:「我沒有除毛、今天流了好多汗,會不會臭臭的?、怎麼那麼多人走來走去????洞巾呢?快點蓋起來呀!!!!」

天呀!!!!!這大概是人生最羞愧的一天了吧!

而且我雙腳被架著,雙手放兩側,中間是一顆圓圓的肚子,好像綁了很多線的青蛙喔(肚子上綁了胎兒監視器)。

還好這個羞愧感很快的就消失了,因為接下來的治療,只有三個字可以形容:不舒服;

消毒的時候,尿道口非常不習慣那種刺激的感受(應該沒人習慣啦)!雖然女生的尿道比較短,可是放進去的那一剎那,還是很有感滴,而放進膀胱之後,雖然內臟的痛覺神經比較少,但還是不舒服,一陣陣的悶、酸感,讓我無法思考,只能不停的禱告。

放著放著,醫生似乎也遇到瓶頸了,他問我身高,回答之後醫生算了一下,以身高而言,這個深度也差不多了,就先這樣看看好了。

放完之後,醫生請我現場尿一下,喔~~~~~~這個要求太困難了,我真的做不到。

之後醫生掃一下超音波,發現導管並沒有到達腎臟....喔!天呀@@

接下來就是已經standby的麻醉科醫師上場了

先把身體拱成蝦米狀(還好之前生小帶福的時候打過無痛,這些步驟我並不害怕)然後由醫生在背後將針插入脊椎。

上次生產,打無痛的經驗很順利,一下就完成;

這次運氣很不好,總共打了三針才完成;打完脊椎麻醉之後,很快的兩隻腳就熱熱的,失去感覺了。

也因為被麻醉了,所以這次的治療完全不會不舒服(早知道一開始就選麻醉,撐什麼阿!)

很順利的,發現原來剛剛是有一顆小石頭阻塞了輸尿管,用膀胱鏡一下子就將小石頭推回腎臟,然後管子也順利的放進,從螢幕上看到,大量的小便從導管流入膀胱了。

也因為脊椎麻醉之後要平躺八小時,我被裝了導尿管。

就在大家收拾東西的時候,雖然不覺得冷,可是我的上半身不停的抖動,問了旁邊的工作人員,才知道這是因為藥物的關係,一般脊椎麻醉都會導致肌肉發抖,大部分時間,他們會打一種藥物讓肌肉不發抖,只是我懷孕了不能打,只好繼續當一隻抖抖抖的青蛙!

之後就比較順利了,去恢復室,觀察沒問題,回急診乖乖躺床,躺滿時間,拔除尿管、下床活動、確認解小便沒問題,出院。

踏出醫院,天已經亮了,回到家先洗個澡,還在吹頭髮的時候小帶福就起床了。

小帶福緊緊抱著我,哭著說:「他昨天好想我,哭了好久好久。」我也緊緊的抱著他,告訴他:「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我知道他已經很努力了。」

 

由於做了兩次膀胱鏡,加上還在適應雙J導管,所以第一天小便的時候超...級...痛...,走路也還不太能挺直走,胎動的時候、站太久或坐太久下腹部也會不舒服,所以我常常躺床,尤其是有時候小樂福的胎動太激烈,我不得不躺著讓自己舒服一點,小帶福也知道我不舒服,盡量自己玩。

到了傍晚,小帶福有點忍耐不住了,一直要我起床陪他玩,他說:「你是貪睡鬼、不是媽媽」

聽了就覺得難過,這種情境,對我或小帶福都太辛苦,畢竟他是一個需要人陪伴的三歲孩子,而我是一個剛治療完需要休息的孕婦。(堤外話:在繪本:999之青蛙春天來了裡面出現貪睡鬼這個詞,真是不適合放在小朋友的繪本呀!)

終於今天好一點了,可以稍微坐久一點,打點字,記錄一下這次的經驗。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您的暱稱 ...
  • 辛苦妳了
  • 還好還好,治療好就輕鬆了。
    謝謝關心

    taipeilady 於 2015/05/29 21:17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