躺在那邊的.是一個個夢境的香軟.混合洗髮精香味溫柔.三年的味道.是一種回憶吧.雖然早已經無法從這一團甜蜜中找出每一段.但我知道那是混何著過去的所有.這就是生活的味道.你沒有辦法去抽調任何一段.還能大聲說:就是這樣.

    三年前的那時候.總是睡不好.帶著疲憊了無奈.遇到假日就罷了.反正悠閒是允許自己整天渾沌的.在週休二日的制度下.一周有五天必須面對著眾多的關切."你還好吧?"."怎麼了?"."要不要休息一下...?"....善意的關心窩在心理很軟.很甜...怕的是那對著你"嘿嘿"的乾笑了兩聲.轉身任憑變了形的耳語.透過了空調.傳回無辜又純潔的耳膜...這算哪門子的二次傷害呢?

    到處尋找問題的所在.也許問題出在枕頭上吧.下定了決心換掉不適合的.才發現事情並不如想像中容易.太高太矮...太軟太硬...太而貴.是否物超所值?....找了好久..是因為懷念舊的捨不得換嗎?或是在尋找什麼呢?或是猜想換了會更好嗎?

    時間是行車擁擠的單行道.你只能回憶無法回頭.只能前進.無法停靠.
   
    新的路程.新的旅客.新的白色軟枕.來來去去的溫柔.一個個的夢境漂過.

    就這樣.三年了.當初的喜愛.已經變成了習慣...又香又軟的合適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3。08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