鍾伯伯哭了,那個堅強而脆弱的靈魂;背負著強大的求生意志,無語而倔強的活著,現在卻留下了令人措手不及的眼淚。

  在進行鼻胃管灌食的時間,為了打發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也過了一段漫舞的時間,有著氣管切開的鍾伯伯,總是伴著呼吸機靜靜的聽我說話,可能是一則新聞、也許是昨天看的電影、或是我心血來潮唱的一首歌、伯伯總是靜靜的聽著。但是那天怎麼不像前ㄧ天一樣,講個麻雀變公主的可愛幻想故事呢?而忽然想到浩劫重生的故事呢?一個我原本想讚美他活下來勇氣的故事,卻換來他流下令人永遠無解的淚水。

  這倒是讓我們這群小護士沾沾自喜好好的歌頌一番,因為誰也沒想到,鍾伯伯又能奇蹟似的清醒過來,記得他從加護病房被送回病房的那模樣,全身的浮腫,腹部如深谷般的傷口,背部、臀部、足跟的壓瘡;呼吸機也無法配合的呼吸,加上用來排便的薔薇(人工肛門),抗生素能用的都用了,體溫仍然被全身的傷口控制住,腎臟也衰竭了,尿袋裡的小便越來越少以及血紅素不停下降,全身散發出來的惡臭,跨下潮濕悶熱夾著腫大的陰囊所長出的溼疹,卻無利用那早已腫脹無法彎曲的雙手去搔癢,不禁令人懷疑,眼前所見的是那位鍾伯伯嗎?說是回病房安養,但是大家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。他是大腸癌末期的病人,有如風中殘燭,在生命的草原上飄搖。

  但是,和鍾伯伯一樣,誰也不願意先放棄,再忙不吃飯也要利用一點僅存的時間,幫伯伯擦擦澡,紗布保持乾燥改善了溼疹如滿天星朵燦爛的情形;痱子粉和乳液產生的淡淡清香,越來越有人的味道。從對著一個昏睡的靈魂自言自語到伯伯能用眨眼來回答,我們一點一滴的照顧,配合著伯伯的求生意志,翻身+氣墊床的使用,褥瘡越來越小了,再來點拍背和抽痰,呼吸也逐漸平順下來了,靠著鼻胃管的餵食,營養改善後,傷口也換藥下,深谷逐漸被填平。一切的進步大家都會心的彼此明瞭,我們是他的守護神,他是我們的小寶貝。沒有人願意提起回家,大家都知道,伯伯努力活下來,是因為小孩還小,而那自己照顧自己都有困難的老婆,精神疾病的枷鎖令人窒息,在病房無人照顧,回家更是荒涼的的喜悅;她還得靠伯伯榮民身分領到的退休俸,來養大小孩呢。伯伯不能死,但是回家卻是一段比深谷還遙遠的旅程。

  花開了,蝴蝶飛不進來;戒不掉的呼吸機,回不去的遙遠。無法替鍾伯伯堅強的靈魂喝采,從昏迷的逃避到清醒的無奈;一路上的孤寂連怕熱不想蓋被子都無法傾訴。在牆上護士幫他做的小海報寫著:1.我是鐘伯伯我聽國語。2.整天躺著病床很悶熱又因為我怕熱所以不喜歡蓋被子。3.雖然我不能說話但是我喜歡聽你講話,希望你能對我多說話,4.謝謝你來看我…..宣示著自己僅存的一點個性,對著那些滿懷愛心卻只有一次探訪時間的陌生人,說明著自己的無語感謝。

  現在伯伯已經轉到合適的慢性照顧機構的,長廊上只留下的回憶的氣息。我們永遠無法了解的,究竟他對大家這樣全心的照顧,是愛或亦是恨?如果再重來,他會願意來這嗎?我想答案是願意的,這給了他人性的最後一點尊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2。10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樂腳志玲
  • 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 ※祝:貴部落格人氣旺旺※※有好看頭喔※※ ※※※樂腳志玲特地※※恭賀開張大吉※※※ ※※邀請您※※※常進來喝咖啡聊是非好嗎※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    攝影家的天地還有更美更有氣質的美眉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