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著"中話電信"四個字.望著自己的可笑.這樣短暫的如廁時間.還能錯過什麼?還再期待未接來電四個字嗎?

告訴蕾蕾:"我真的好想打電話給他喔"

但是.打了小貓要說些什麼呢?期待您的消息.又怕聽到"喂"的一聲淚水會往下滑落.
我是樂觀的小貓.不愛哭.您是樂天的小狗.承受不了女孩的淚.所以您說:"我不確信我會喜歡妳多久.但我確實喜歡妳的".

也許.這樣的不聯絡也比較好.用淚水灌溉的花朵勝過最後被風雨無情的打落.

捷運低飛過一片翠綠.遁入母親懷裡的安心.頂上那一片藍色琉璃瓦.曾是快樂的便當小貓輕舞的地方.那一片映在玻璃維幕上的藍天.曾和擁著我的你入畫.

如今這一切只是路過.家.在更深層的淡水河那頭.

以為溫柔可以擁抱您.忽略了天上人馬奔馳的力量.將自己放輕放柔.乗著氣球朝您飄去卻.怎麼也追不上那自由的美好.

每個人都在選擇最美的貝殼.聆聽海浪帶來的消息.

那海浪拍打的告訴我.

原來我在您心中是那樣毫無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3。04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