彷彿自己化身為蠟,看滴滴熔蝕的痛,滾燙的流過皮膚的每一吋肌理,燙呀!滾燙過手臂脊椎...化成一陣陣燒焦的心碎。逐漸模糊的臉孔,消失中的頭顱正燃燒著哭泣的淚光,映在瞳孔中火紅閃耀的蠟油,像鮮紅的血液奔流過心的峽谷,那早已撕裂的峽谷。

怎麼還會流血呢?不是早已癒合乾竭了嗎?

你說怕打擾我,你是真的打擾到了...

  膽小的貓咪承受不起一次次的心碎呀!一次又一次彷彿要回到從前,最後你始終不願意跨過那一步,真夠令人心碎了。小貓沒那麼多勇氣,一次又一次的不顧一切,你能了解嗎?那種不顧一切的拋棄所有的等待,一個女子一生能夠有幾回呢?能付出幾次呢?半年中我以老了好幾十歲了,老的沒有力量再去愛一回,老的沒有力量去相信,一切都那麼簡單,就一句:我要照顧你一輩子。生活中不是天真浪漫啊!是一天24小時86400秒,那是多麼冗長的相處。分手後你一次次的訴說著相處時的痛苦,那一些痛呢?你是真的忘了嗎?真的能忍受嗎?

  最後一次見面已經夠狼狽了,你還想怎樣?你說的,尊重我的選擇,那我要選擇什麼呢?'選擇你想要的幸福呀。你是這麼說的。這段時間以來,小貓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;遺失了戀愛的能力,若不是這樣,眾多追求著的小貓,早已不知身在何方了。找到我的你,難道沒想到嗎?到底是我太傻還是你太痴呢?而什麼又是我要的幸福?現在這樣平靜的生活,好過一次又一次,你有意無意的翻攪呢。不是嗎?

不.不.不...我想你一點也不痴,你了解我一直在等待你,脆弱的心一擊即碎,擅無肆忌的闖入。只是你沒想到,小貓會怕痛吧。

  你是幸運的,能得到小貓多年的愛;你也是不幸的,失去了一個愛你的人。而我是幸運的,我只是失去了一個不愛我的人。

  一個人很寂寞,小貓好怕寂寞,但是......

  小貓更怕痛

  越來越多人說我是氣質美女,是嗎?我只是失去了燦爛的笑容,老的優雅成熟罷了。蠟矩成灰,淚乾了嗎?化成一絲輕煙般的嘆息,曬曬月光溫暖蒼白的心,讓船兒滑過心湖時,不再起漣漪,落葉捲起一陣塵土亂紛紛,乞求上蒼下起一絲毳雨,滋潤這紛亂的塵,覆蓋吧!往事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2。09
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