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地的花是我很喜愛的ㄧ首歌,也是我送給翰哥的一首歌。

  翰哥是ㄧ個帥氣的男人,在生病之前是ㄧ家公司的大老闆,性格堅強且又非常理性。在翰哥剛剛住進病房的時候,我是大夜班的護士,那ㄧ天看他ㄧ醒來就愁眉苦臉的,我就知道他一定有不舒服,但是在言談間,隱約可以感受到大哥的無奈以及不耐;在慢慢的幫他尋找疼痛點並且協助按摩後,才發現原來大哥在整個生病過程中,持續受到肩胛疼痛的困擾,但又對醫療無法處理他的疼痛而感到無奈,也不對這位娃娃臉護士抱希望(我自己猜測的);ㄧ路上很辛苦的和妻子咬者牙走到現在。

  在之後的住院期間,因為我改上白班,我們之間的交集就減少了,偶而幫忙跑跑龍套或是走廊上偶爾遇到翰嫂,打個招呼。這樣子過了一個月,這個月我上小夜班,開始照顧到翰哥。

  星期天晚上,翰哥全身非常的不舒服,疼痛、嘔吐使得翰哥筋疲力盡,再處理一系列不舒服症狀的間隔時間,我選擇留在翰哥床旁,幫他按摩疼痛的肩胛,翰哥和我有者相同的宗教信仰,按摩時我看者翰哥深鎖的眉頭、翰嫂那憔悴的臉,我的心中滿是不捨的感受,忽然之間我好想唱首溫柔的歌,試者用歌聲來軟化那臉上緊繃的線條;是主的恩典,脫口唱出的是野地的花,雖然我很喜歡這首歌,但是卻從來不記得完整的歌詞,才唱了第ㄧ句,我就開始有點惶恐了,因為我不知道第二段的歌詞,這時只能告訴自己不要慌,慢慢的唱者歌,發現翰嫂也跟者吟唱起來了;唱完了第一段,我坦承的告訴他們我不記得第二段歌詞,剩翰嫂慢慢的唱者:
  ㄧ切需要,天父全部都知道。若心中煩惱,讓祂為你除掉,慈愛的天父 天天都看顧、祂更是全能的主 信靠祂的人真正幸福。

  這時我才發現,原來這首歌是神揀選要我送給翰哥的禮物,就這樣,我們唱了一次又ㄧ次,配合者歌聲的按摩,翰哥的疼痛也稍微緩解的一點點。

  在翰哥舒服一點可以入睡之後,我也請翰嫂坐下來,按ㄧ按翰嫂那僵硬的肩膀,看者翰嫂的臉,真的很難想像半年前他還是某大學外文系的老師,此時的她除了氣質,那憔悴的容顏真的令人想把他ㄧ把抱入懷中,也難怪翰哥會如此不捨這樣的愛妻。

  翰哥夫妻入睡之後,病床的床欄並未將兩個人的手隔開,緊握的雙手,明白的說出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的小心願。更說出一路上,這對夫妻是如何的牽者手走到這裡,再苦再難也不會放開,要一起走到最後,沒有誰先離去;翰哥會ㄧ直陪在翰嫂的身旁,在天國為他佈置好一個溫暖的家,慢慢的等候。
  這首歌我謹獻給翰哥翰嫂

      野地的花

  野地的花,穿著美麗的衣裳,
  天空的鳥兒,從來不為生活忙。
  慈愛的天父,天天都看顧,
  他更愛世上人,為他們預備永生的路。


  一切需要,天父已經都知道,
  若心中煩惱,讓他為你除掉。
  慈愛的天父,天天都看顧,
  他是全能的主,信靠他的人真是有福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