捷運站旁從去年冬天開始,就有ㄧ位老伯伯在路邊賣玉蘭花及茉莉花。冬天開始賣花,真不是個好選擇。寒冷的天氣,有時候還下者雨,來來往往的人都把自己包的緊緊的,快步走過街頭。賣花的伯伯,就這樣坐在路口或馬路邊,穿者髒髒舊舊的大衣、毛帽,坐上一整天。

  年紀大的伯伯,往往坐者坐者就打瞌睡了,街上的車水馬龍,熙熙攘攘的人群,和睡著的伯伯,交織成了ㄧ幅午後的街頭寧靜的ㄧ幅畫。每次和伯伯買花,他總是安安靜靜的把花交給我,我們從來就沒有任何ㄧ句語言,彼此都是過客。

  有時候會想,為何他會在這裡賣花?為什麼是現在?為什麼是賣花?為什麼他總是坐在街角賣?好多的問號,也想過好多的答案,我卻從來沒問過他、也沒想過要問他。

  最近,總是因為一些小事而感到煩躁,也因為比較晚回到家而沒注意到街頭的他。終於今天是比較早下班的日子,聞到街頭傳來的花香,發現伯伯的生意今天比較好,當我買下最後那兩串花之後,看到伯伯用緩慢的速度把籃子裡的收好,慢慢的整理東西,好寧靜好幸福。

  突然我有一種開心的感受,ㄧ切的問號都有了個解答,也許伯伯和我、甚至任何人、事、物的出現及發生,都有他的意義。伯伯總是為我匆忙的腳步帶來片刻的寧靜,他賣的花也總能溫暖我冰冷的客廳。事物的意義不再只是侷限於問答之間了。

        這些就是問題 這些就是答案。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