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現在的工作是安寧居家,所謂的居家就是到宅服務,由醫療團隊(醫生、護士、社工、心理師等人)去到不方便在醫院但又有需要的病人家中。

  團隊中,通常護理人員就是專職於居家;其他的人員則視狀況兼任,這項工作對於醫生而言,負擔會比較大,因為醫院裡面的門診、會議、查房等事情都做不完了,還要去病人家中,往來的交通時間又是一項負擔。但是運氣好的小貓,總是能遇到不錯的醫師ㄧ起出門,從來沒聽過他們抱怨。

  今天和一位充滿靈氣的醫師談到家訪的感想,他說:
  「雖然出去很累,回來還有ㄧ堆做不完的事情,薪水也沒有因此而增加,但是我還是覺得去看病人是一種不錯的收穫。
  像那天去伯伯家,他不是住在一樓,又沒有電梯,每次出門都是一個大工程;如果我只是在醫院裡面看門診,是不會想到這些事情的,我以前就沒想過這些。
  他來看我的門診,就得先想辦法下樓,這就不知道要花多少的時間和力氣了;來到醫院還不知道要在門診外面等多久?看個門診就幾分鐘而已,看完回家又是大工程。
  我覺得這會讓我看到更多的事情。」

  二次大戰間 Frankl 因猶太人的身份被關在集中營的親身體驗與觀察下,發現:「人所擁有的任何東西都可以被剝奪,唯獨人性的最終自由---也就是在任何環境中選擇一己態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--不能被剝奪。」更由惡劣環境下,體會人類精神力量的可貴,以及生命意義對人的影響,因此致力發展「意義治療法」。

  聽完這位醫生的這番論調,讓我想到存在主義,我好欣賞他這樣的想法,和這位有靈性的醫師共事,真的也讓我成長不少。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