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議題,我知道是我多心,當初為了要進安寧病房工作,督導將我調到精神科ㄧ年,(在精神科工作的那一年,因為知道自己只有一年可以學,所以可說非常努力)去精神科之前,精神疾病的去污名化,是我所知道,並且以為自己了解;去了以後才發現:原來整個社會是怎樣看待精神科的病人,才知道原來去污名化那麼重要,才知道去污名化那麼難。

 

  說到這,大家大概是一頭霧水吧!但是我想舉個例子:

 

  我們都知道精神疾病某部份和生理有相關性,也就是說,像糖尿病、高血壓、、、精神科疾病就像是ㄧ種需要藥物協助的慢性疾病。這樣說應該還可以吧!我會這樣鼓勵需要持續服藥的病人。也許生病的人抗壓性比其他人低一點;請想一想我們在人生中,是否也曾經遇過生命的低谷與高峰?是否那時候我們心中想做的事情也合這些病人有某部份雷同呢?只是他們不幸了點,他們的內分泌不平衡,比我們的臨界點低,表現的比我們還多。以學理而言,這也是ㄧ種生理疾病。

 

  應徵工作的時候,我們絕對不會因為自己有糖尿病、高血壓而擔心,但假使有天我得了精神疾病,我想找工作之路就很遙遠了.也許我得的是:未發病時不影響工作能力的憂鬱症;在良好的藥物控制下,仍然會有一些喜怒哀樂,但是那時候,憂鬱症這個名字就被套上去了,想想這樣是不公平的。

 

  正如同性別歧視,媒體常常不經意的就使用了一些標籤化的字眼,新聞不會播報"男子"開車出車禍;但會播報「女子」出車禍,「精神病病人」、、、、"許多的污名化,非常自然的出現在生活中。而許多精神疾病的症狀,都是缺乏良好的藥物控制而已,正如同血糖,血壓ㄧ樣。

 

  許多的主要照顧者,有些照顧上的困難,無論是老化、慢性病、或是缺乏技能。因此在團隊除了照顧病人,對主要照顧者的照顧、或是情緒的支持,都是非常的仔細。 然而而精神疾病的患者或是潛在精神疾病的患者,在面臨了家人罹病,惡化、、、等壓力,是很容易導致照顧者本身的病情惡化、發病。(以前我照顧過ㄧ個,父親死後開始出現幻覺,到現在兩年多了,都還無法回到社會)。就整個社會來看,中低階層的家屬(尤其是某些疾病患者),常常是被留在家中照顧家人的那個人。往往他們都還有不錯的社會功能,只是在面對某些事情,他們的因應技巧不足(還是有),或是對壓力的感受比他人敏感,又找不到出口,每個人總是告訴照顧者:「你神經病亂想...他都那麼可憐了...」。 

 

因此在照顧者面臨這些壓力時,醫療團隊的敏感度真的很重要,再來就是大家如何支持,以及怎麼幫助他們預防(避免)發病.

 

  因為在這些努力的家人或病人,他們是抱者愛來一起走這段艱辛的旅程,他們也還有一些能力陪伴,去付出他有的.在我自己的想法是:能夠付出就是一件很棒的事.這些我們現在遇到或以後將遇到的人,都很棒喔!

 

  也許他們生了點病,需要大家的支持與陪伴,但是他們還是人,在你我周圍付出愛的人.

 

是愛不是mark

 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