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>

2009.04.24 PM

 

  早上老爺上班前(他頭痛又發燒,但是他覺得他還可以上班)告訴我他的頭不痛了,於是我就放心的跟學姐借了機車在花蓮遛遛。

 

  人家說女人有第六感,我想這不是假的;明明身體疲倦的我想直接回台北睡一覺,但心底就有個感覺是要在花蓮等老爺下班。

 

  晚上七點多,終於看到全身溼答答的老爺走出來了(一看就知道這傢伙病了,怎麼大家都相信老爺說自己還能上班呢?)我跟上前去一摸:額頭好燙呀~救人喔!

 

  嘴硬的老爺還是一派堅持明天要上班,等明天下班還是不舒服再請急診幫他診斷。一聽到這裏我的心就急了、亂了,一路上我除了掉眼淚之外,就是哀求老爺讓我留在花蓮陪他,可能是我一直哭讓他很煩感動他了,也許是因為老爺真的不舒服,一頓飯吃到最後老爺終於同意我今天先留下來他一起去看急診。

 

  到了急診檢傷處,檢傷的大哥看到老爺就笑嘻嘻的問:「你怎麼又來了?」在急診檢傷的笑聲中(檢傷大哥開朗的笑及老爺的苦笑),我們順利的完成了掛號手續;幫老爺看診的正好是昨天的學長,他們討論了一會之後,決定老爺需要做脊椎穿刺來做診斷,一聽到脊椎穿刺,我就嚇的心亂如麻,除了害怕之外還是害怕,一幅家屬比病人還害怕的景象。

 

  生平第一次進急救室的我皮皮剉,

雙手緊緊的抓著老爺的手,眼淚不爭氣的一直落下來(這時候連鼻涕也來湊熱鬧,真窘),老爺不知道是不是也會害怕,還是因為他的手抽不出來(我抓得很緊),也緊緊的握住我的雙手,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,看著學長熟練的動作以及護理師有默契的配合,整個檢查很順利的完成。

 

  學長的技術很好,老爺說他整個過程都不會痛,皺眉頭是因為身體不舒服,可是我看在眼裏,捨不得難過在心裏。

 

  脊髓液的第一個數據就不好,開放式壓力253mmH2O,太高了,隨者其他的報告一樣一樣出來,一次又一次的宣告:老爺破病了。

 

  在等報告的時候,老爺不停的問:為什麼體弱多病?為什麼體弱多病?為什麼體弱多病?ㄟ………………這句話。

 

         本姑娘想回答:「這位施主,這個問題應該要問您自己吧~」到現在這句話還盤旋在我腦中揮之不去,真恐怖。

 

         老爺還說:「我看以後家裡要準備一個包包,專門放我住院的用物,裡面放個臉盆、毛巾、、、。」哇勒~你搞什麼住院準備包呀~下次在住院應該是我們增產報國,生寶寶的時候吧,生產準備包,放的什麼產婦墊,嬰兒包布、、、還差不多。

 

  討論後我們決定:留在沒有網路、買書只有精舍、電視只有大愛的的花蓮慈濟醫院展開我的軟禁歲月老爺的治療旅程。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