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看到臉書上的一個問題,小珍珠心中有些想法,卻不敢公開發言...(只好再自己的版上練瘋話...and這是我的地盤,不爽看的現在可以按下前一頁離開了~您慢走,小珍珠不送了)

由於自己是護理人員不是醫師,所以沒什麼立場說這件事(畢竟這兩者承受的壓力大大不同...)

看到那麼多醫療糾紛案例,這些糾紛會引發許多醫療人員的恐懼、失望、憤怒...這些都是我無法否認的現況;也還好醫界有許多良善力量可以互相支持,陪伴彼此走這段路。

不同的成長背景、教育下法官、民眾與醫療人員的認知會不同,是正常的(甚至不同科別對同一症狀也有不同的治療方法)。我想除了少數有不良意圖的醫糾之外,有極大部分的醫糾是因為溝通不良而引發的(包括彼此認知不同也是溝通不良的一種)...

也看到很多熱心、熱血的醫療人員一直努力的在這塊土地上默默工作,我目前所經歷過的醫療人員和醫療團隊,每個都是為病人好,截至目前為止我從來沒看過希望病人有意外的醫療人員~

在小珍珠有機會做跨科、跨團隊協調(安寧共照)的這幾年,也聽到不少團隊、病人、家屬甚至醫院營運者的聲音...

我得誠實的說:「目前在台灣的醫療教育,醫療水準很高,醫療技巧也大部分都沒問題」

只是有時候,醫療團隊的溝通(不論語言或非語言)會傷害到病人或家屬(但我知道當事者並沒這個意思,往往都不曉得自己這些語言或行為不適切),而且說實話,現在醫療生態中,大部分的病人和家屬還是相對弱勢。


現階段的醫病關係才是我們自己要檢討的部份~好在有越來越多的訓練,教育著第一線的醫療人員,可以更適切的回應...可喜可賀^___^

我小小的心中一直認為(沒遇過醫療糾紛的我,實在沒資格說下面這些話,這些想法,也許那天自己遇到醫糾了,就不會再這樣想也不一定):

防禦性醫療下,第一個受傷的是醫療人員...(這是一種自我攻擊與不信任)在我們防禦的時候,就是展開戰爭與對立的時刻~

沒有什麼比「帶著想幫助、想救病人」的心去工作更快樂的事了~

我想要什麼結果,就得先往那個方向去...

我想當一個助人為樂的醫療人員,就得先樂於助人

假如我帶著防禦去做診斷和治療,那我將沒辦法把心思放在「如何正確評估、如何為他選擇最好的治療方式」之上,假如我沒辦法好好的做診斷和治療,那又怎能確保自己可以給病人最好的結果呢?

要怎麼收穫就先得那麼栽,種下「希望病人痊癒」和種下「要怎樣才能預防醫糾」的種子(我的觀察發現:其實病人和家屬都感受得到醫生心態的不同),當然會得到不同的結果囉~

很微妙~我看到那個問題一些人的回應時,第一個就想到這個章節,聖經中馬太福音 6:33 「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,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。」但卻很難去解釋這中間的關聯(書讀的不夠...)

我們要先求神的國和義,這些外在的財富、成就、榮耀自然而然的會加到我們身上;當我們不追求外界的事務,反而這些美好就會降臨...

假如醫界自己都先捨棄自己的熱誠,那麼感受不到「醫者心」的大眾就更加仇醫了(這個惡性循環,我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終止)

這是我小小的想法~也許你會認同

也許你看完會不屑的說我好傻、好天真...也不一定~

最後我要謝謝這些年協助我成長的每個人~小珍珠在大家的照顧之下,真的很喜歡當護士



創作者介紹

珍珠貴婦的開心生活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