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前的工作專業在安寧緩和醫療,

這段日子,見識到許多不同的生與死~

每個生命、每個家庭背後都有我能了解與不了解的故事~

那段日子,靈魂變得很安靜,很喜歡聽,聽人講話...

很喜歡接觸病人、家屬;很愛跟許多單位聯繫;最重要的是,工作時,我很開心。

現在回想:就算遇到挫折,最後處理完成時,那種內心的驕傲,是無法言語的。

是一份很棒的工作,讓我成長,給了我許多的創造力與成就感 

 

也因為這份工作,我對死亡可以更坦然,因為了解自己總有一天會死亡,所以珍惜活著的自己~

 

畢竟生命這東西,是沒辦法預測的,說不定我寫完這篇文章,就過勞死在書桌上;也難保我不會活到好老好老,老到祈求上帝快點接我走。

昨天看真情部落格,訪問「宗民&曉雯」這對夫妻。

裡面宗民講到一件事「有一天,我看著病床上的她是那麼脆弱,但突然間覺得自己好需要她。」

很奇妙,一個照顧者卻"需要"被照顧者,我感覺到這是一股難以割捨的愛,一種全然的愛與接受,這份愛關於對方是誰,而非她能做什麼...

 

 

今天上台北(回去走走~緬懷一下)

在客運上,由高高的車窗看著台北的街景。

我想到:

每段緣份都有它的期限~不論是人、事、物都一樣

假如有一天我先離開了(不論什麼原因),希望老爺遇到喜歡的人,就勇敢的去愛。

因為到了那時,我們的緣份就是盡了~

曾經愛過,烙印成生命的風景;而路程,還要繼續往下走~

這就是灑脫。

正如我離開了熟悉的台北城搬到竹東,假如一直想著台北的種種,而不去適應竹東,那麼生命就永遠活在過去,無法前進。

對城市的適應不良,可以搬回來;對離開的人無法忘懷,就只能讓生命凝固...

所以我希望假如有一天,自己先離開了,老爺遇到喜歡的人,要記得勇敢的去愛。

 

這篇文章還真是漏漏長,從感想到交代後事....跳躍性思考。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