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天看了一本書

讓日子多一點生命CF0171.jpg  

主要是描寫一位主廚在安寧病房工作的點點滴滴,我也曾經在安寧病房工作過,裡面很多人、事、物,都刻劃的很清晰...是一本很真實的書。

看了書,也讓我想像著有一家安寧病房,走廊上飄散著烤蛋糕的香味、午餐的香味,是何等的美好;

當年看"香水"這本書,覺得徐四金很厲害,有辦法寫味道;而這本書不寫味道,只把食材寫出來,讓我們自己想像,這想像還包含了回憶。

 

裡面有個病人"海寧.施若德"在酒吧半最後一次生日派對說到:「他覺得慰問很好,但他受不了同情的眼光。他並未受苦,因此大家也不需要跟著受苦。.....我了解喜歡我的人,心理會很難過,因為我已經踏上告別的旅程。但這中就是一個自然的過程........」

而裡面的主角:大廚"烏普雷希.史密特"理應是接觸病人最少的員工,但有些人選擇他作為吐露心事的對象,他有段體悟:「也許這就是問題的答案。向關係較為疏離的人吐露心聲,其實比較簡單。」

這讓我聯想到另一本書(說實話我忘了是誰的大作,期盼有人告訴我答案,我想再讀一遍這本書)也提到這個觀念:

「人不一定會跟自己身邊最親近的人談論心理的一些想法,因為怕說出來造成對方的壓力,會導致對方傷心、難過.....」

 

我想這就是愛的重量吧!因為太關心,而變成對方的壓力與負擔,反而讓當事人不趕開口,分享自己心中的感受。

 

所以...親愛的家人與朋友,假如我選擇不討論心情感受,請你體諒,因為我知道你愛我,我的話將會引起你的難過和嘆息,我不想變成這樣....

我想和你開心的聊天....希望你能瞭解。

 

 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