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假如你急需要一個器官讓你活命,不然可能活不過這幾天;但現在唯一可用的器官是已知HIV+患者的,你是否選擇接受?」「接受了,需要長期吃藥,直到更新的療法出現,但能活命;若不接受,你連活命的機會也沒有;你會怎麼選擇?」

昨天發生了HIV陽性的病人陰錯陽差的捐贈器官給五名有需要的患者,這是一件震驚全世界的事情。

看了消息之後,我覺得很難過,一想到那些為了獲得新生的人,卻因此生了另一個病,就替他們難過,也為了不知情的家屬感到哀傷(我相信家屬是不知情的)

最難過的是:因為這件事情,我相信HIV+這件事情,一定又會被拿出來大書特書,隨口問了身旁的人:「假如你急需要一個器官讓你活命,不然可能活不過這幾天;但現在唯一可用的器官是已知HIV+,你是否選擇接受?」「接受了,可能需要長期吃藥,直到更新的療法出現;若不接受,你連活命的機會也沒有;那你要嗎?」

身旁的人搖搖頭說他寧可死,我又不死心的繼續追問:「可是HIV+是有藥物可以控制,至少能活著,若不接受,連命都沒了...你真的不想活下去嗎?」

還是一連串的搖頭,他回應:「這樣活著太痛苦了...」

他的堅持,相信很多人也是這麼認為的。

 

可怕的是:

我一直以為,死亡是最終的路程,若有機會活著,大家一定會想要盡量活下來(除了末期插管這類方法以外啦...)。結果,寧可面對死亡,也不願意得到HIV+;因為HIV+比死亡更沈重。

我想,主要的原因有很大的一部分是:「污名化」

不可否認,HIV傳播途徑主有不安全的性接觸,這也是很多人用異樣眼光看待HIV+的原因,

但社會上仍有一群人被感染的原因是:靜脈注射、輸血、分娩、哺乳...等。

有一本書「愚人節說再見(April Fool's Day)」是澳洲頭號國民作家、《一的力量》暢銷作者布萊思.寇特內赤裸寫下血友愛滋病患兒子短短24年的生命以及家人共同對抗死亡威脅的心路歷程一部書寫病痛、挫折與憤怒,也書寫勇氣、奮鬥與愛的真實故事。

裡面就寫盡了HIV+的人,如何面對社會異樣的眼神,許多人聽到HIV+,就立刻為他定了罪。(當然,他們也得到許多人友善的接受...)

 

今天我寫這篇文章,只是給自己一個思考的地方,去想想,我看到新聞之後,自己是否也用有色眼鏡看待HIV+的病人,若真的自己遇上了,又該如何自處?自己是否能友善的接受HIV+的人?

提供自己一個反思...

 

對了HIV+和愛滋病不完全相等喔!還是不太一樣的...

HIV=人類免疫缺陷病毒(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, HIV)是一種感染人類免疫系統細胞慢病毒(Lentivirus),屬反轉錄病毒的一種。

愛滋病是後天細胞免疫功能出現缺陷而導致嚴重隨機感染及/或繼發腫瘤並致命的一種疾病。

簡單的說HIV+的人,病不一定有愛滋病;愛滋病要等HIV發病,出現感染或腫瘤,才以這個疾病稱呼(我並非這方面專業,若有錯誤,也歡迎指正...)

taipeila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